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嘉州江水的日志

这是一处心灵的栖息地——心在路上,不在别处。

 
 
 

日志

 
 

瞭望《水浒》系列(二)  

2009-04-30 09:0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浒》之俚言俗语

《水浒》中的人物刻划之所以生动、丰满,与“方言写作”分不开。书中大量的市井俗语,很富有“乡土气息”,读之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如临其境。若是换一种比较“高雅”的语言,恐怕就失去了特色,而不成其为《水浒》了。仅举数列——

 

 一、高俅喝道:“这厮!你爷爷是街市上使花棒卖药的,你省得甚么武艺?前官没眼,参你做个教头,如何敢小觑我,不服俺点视!”

“厮”此处为“家伙”。“省得”即“晓得”、“知道”。“甚么”为“什么”。

若是改为“你爷爷是在街上使使花棒卖卖药的,你知道啥叫武艺?以前那个官没长眼睛,让你做了教官,你还敢小看我,不服我点名!”高俅那种权势在手而盛气凌人的神态就会逊色很多。

或是:汝祖上不过街头卖药耳,知武艺乎?汝为教官,乃是前任之错也,汝敢不服吾点视乎!

却又文皱皱的,少了点鲜活。

二、那后生听得大怒,喝道:“你是甚么人,敢来笑话我的本事!你敢和我么?”

史进听得王教头的话,心中很为不满,想与八十万禁军教头比一比武艺。改为:“你是谁?敢笑我!你敢和我比武吗?”

“扠一扠”却是生动多了。

三、“你母子二位,敢未打火?”

“打火”即“吃饭”之意。

“你母子吃饭没有?”即是很平常语。

四、那后生道:“叵耐那厮笑话我的棒法!”

“叵耐”即不可忍耐;可恨之意。

“可恨他笑我的棒法!”

五、鲁达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

“直”通“值,是“卖”的意思。宋代乡村里一种不设座位的小酒肆叫“直卖店”,所以“直娘贼”的“直”取了“直卖”之意,是“把娘都卖了的贼”。整个短语的宾语是“贼”,是骂一个不知廉耻连娘都敢卖的“贼”。

或者,理解为“他妈的”也行。是句骂人的话。

“应口”即“还口”。

六、“这厮们既然大弄,必然早晚要来俺村中唣。”

“啰唣”即“吵闹”。也可理解为“找麻烦”之意。“大弄”可理解为“大干”。

七、智深道:“兀那汉子,你那桶里是甚么东西?”

“兀那”指示代词。犹那,那个。可指人、地或事

八、李小二应了,自来门首叫老婆道:“大姐,这两个人来得不尴尬。”老婆道:“怎么的不尴尬?”小二道:“这两个人语言声音,是东京人,初时又不认得管营,向后我将按酒入去,只听得差拨口里讷出一句高太尉三个字来。这人莫不与林教头身上有些干碍?我自在门前理会,你且去阁子背后,听说甚么。”

“不尴尬”:好不尴尬,指行为鬼祟,神态不自然。

“向后”:后来。

“按酒入去”估计是“提酒进去”或“拿酒进去”。

“讷出”即“说出”

“干碍”:干连;牵连;妨碍。

“理会”:注意。

以上一段试改如下:

李小二答应一声,来到门口道:“老婆,这两个人的神态不自然。”老婆道:“怎么不自然?”小二道:“听这两人说话的声音是东京的,我开始不认得他们,后来我拿酒进去,听见那个差拨口里说出了高太尉三个字。他会不会与林教头的事有关系?我在门口注意他们,你在阁子背后听他们说些啥。”

我这一改就差远去了哈。

九、文学。林冲大骂道:“量你是个落第穷儒,胸中又没文学,怎做得山寨之主?”

“文学”,此处指辞章修养。

十、这七个客人道:“你这鸟汉子也不晓事,我们须不曾说你。你左右将到村里去卖,一般还你钱。便卖些我们,打甚么不紧。看你不道得舍施了茶汤,便又救了我热渴。”

“鸟汉子”此处指系指骂人语。

试作修改:

“你也不懂事,我们又没骂你,你反正要到村里去卖,又不会不给你钱。你就卖些给我们有什么关系?看你不懂得既施舍了又解了我们的渴。”

这一改也没啥味道了。

十一、那婆子吃他这两句,道着他真病,心中大怒,喝道:“含鸟猢狲,也来老娘屋里放屁辣臊!”郓哥道:“我是小猢狲,你是马泊六!”

这都些骂人的话,难以用其他词代替。

十二、那对席的大汉见了大怒,跳将起来,指着武松道:“你这个鸟头陀,好不依本事!却恁地便动手动脚!”武松道:“我自打他,干你甚事!”那大汉怒道:“我好意劝你,你这鸟头陀,敢把言语伤我!”武行者喝道:“你道我怕你,不敢打你?”

十三、宋江道:“原来王英兄弟,贪恋女色,不是好汉的勾当。”

“勾当”此处应作“所为”或“作为”解。即“不是好汉的作为。”

如果说王婆、李小二、郓哥等属于社会最下层人,有讲口语的习贯的话,社会中上层人士甚至“天子”都说得是地方语言。

梁中书道:“我有心要抬举你,这献生辰纲的札子内,另修一封书在中间,太师跟前重重保你,如何倒生支调,推辞不去?”

“倒生支调”的意思是明白的。

天子曰:“他既斩了正犯军士,宋江禁治不严之罪,权且记录,待破辽回日,量功理会。”

连皇帝都说“理会”而没说是“评功论理。”

 

总之,《水浒》中的语言非常鲜活,满是乡土味、市井气,人物个性也因此更加突出。即便有的并不是方言,但有一种“习惯性表达”,也总是给人以很深的印象。

如西门庆说的一句:“不敢动问娘子青春几何?”明明是问年龄,问得多浪漫多文雅:“青春几何?”

若问:“夫人多大了?”“你今年多大年龄?”那味就差远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