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嘉州江水的日志

这是一处心灵的栖息地——心在路上,不在别处。

 
 
 

日志

 
 

【原创】静静的顿河 静静的流  

2012-12-28 20:4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来也惭愧,从当年的文学青年到如今的文学老年,竟未认认真真的读完过一部获得渃贝尔文学奖的名著。亡羊补牢,未为晚也。一日,目光在书柜面前巡视良久,最后,落在了八卷本的《静静的顿河》上。

  能读完吗?我问。争取吧。我说。

 

  这部名著,获得了一九六五年的度渃贝尔文学奖。授奖证书上写道:“授予米亚  肖洛霍夫一九六五年度渃贝尔文学奖金,借以赞赏他在描写俄国人民生活各历史阶段的顿河史诗中所表现的艺术力量和正直品格。”作者从一九二六年开始写作,直至一九三九年完成,前后约花了十四年功夫。小说的主要艺术特点,在于它是一部反映莫一特定历史时期社会风貌和生活画卷的史诗性作品。

  十年磨一剑,终成大器。

 

  我国也有一位某著名作家获得了二零一二年度的渃贝尔文学奖。据作者说,其获奖作品《生死疲劳》约五十余万字,不到两各个月便脱稿。

  对此,我信;但不大相信的是,能与《静静的顿河》并立并能经受历史的检验?

  我对此的“预感”,不幸得到了证实。一位评论家指出:同样是充满爱情与性,肖洛霍夫的作品具有一种来自大地的、诗意的、希腊悲剧一样的壮丽恢弘气势和宗教超越一样的人生感悟。同样是属于意识形态枷锁下的写作,莫言与肖洛霍夫都获得了渃贝尔文学奖,但其差距不可以道里论。如果说人性与文学是世界性的,那么仅就这一点来说,缺乏传统底色又缺乏现代人文批判精神的中国农村作家与世界级大师还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此文的标题是——没有思想的莫言类作家。

 

  静静的顿河,静静地流。

 

  这,或许就是支撑我捧读《静静的顿河》的强劲动力。因为,同样是获奖作品,“其差距不可以道里论”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能读完吗?我问。争取吧。我说。

 放眼窗外,无处不在的声色犬马,无处不是的灯红酒绿。我深知,在此大背景下能否读书,尤其是能否读一本文学名著,取决于内心的安静与否。心静,即便身处闹市,也能做到手不释卷,否则,即便身在荒山孤庙,眼光也会游离于书卷之外。

  捧一本在手,没有读书的压力,随心所读,读到哪里,不想再读了,就放在一边。

 

  静静的顿河,静静地流。

 

  一曲“顿河悲歌”,从遥远的他乡传来——

  我们光荣的土地不是用犁来翻耕

  我们的土地用马蹄来翻耕

  光荣的土地上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

  静静的顿河到处装点着年轻的寡妇

  我们的父亲,静静的顿河上到处是孤儿

  静静的顿河的滚滚的波涛是爹娘的眼泪

 

  噫噫,静静的顿河,我们的父亲

  噫噫,静静的顿河,你的流水为什么这样浑

  啊呀,我静静的顿河的流水怎么能不浑

  寒泉从我静静的顿河的河底向外奔流

  银白色的鱼儿把我静静的顿河搅浑

 

  静静的顿河,静静地流。

 

  在遥远的俄罗斯的大地上……

  在肖洛霍夫的笔尖下……

  在我的小小的书房中……

  不为别的,就为能从缓缓流淌而来的顿河的波光水影中,获取点滴的“宗教超越一样的人生感悟”。

  能读完吗?我问。能。我说。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