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嘉州江水的日志

这是一处心灵的栖息地——心在路上,不在别处。

 
 
 

日志

 
 

【原创】丫丫的故事(纪实 八、九、十)  

2013-10-02 22:3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个性鲜明

 

与我们的简单交流,丫丫是完全能胜任的。当然,这只能通过她的肢体语样来判断;而我们对她说的简单的话,她是能听得懂的。最能讨人喜欢的,是她在听你对她讲话时的专注神情,好像生怕遗漏了啥,两只耳朵还不时的动几下,以表明她的专心。“——如果有宠物学校的话,丫丫肯定是最听讲的学生,各门功课均优。”女儿对丫丫说。当然,如果有些话明显有伤她自尊,她就会表现出不悦来。这是她的个性表现之一。

“丫丫,过来。”丫丫走过来,站在你面前听你讲话。“坐下。”她又坐下了。

“你一点也不乖,我们大家都不喜欢你。”或是说:“丫丫又脏又臭,就想流浪狗一样,我们都不想要她了。”这时,丫丫就会很不解的看了看你,然后默默的走向一边,叹口气,爬下。把头埋在两只小脚之间。

隔一会儿,如果喊她。“丫丫,过来。吃东西了哈。”她头也不抬。甚至会把头转向另一边。

又喊道:“丫丫,你好乖哈;我们都很喜欢你哈。”她这才一边听一边看我们的脸色——如果,话好听而脸色不好看,她是不会动的。因此,要和颜悦色地对她说。

她的个性表现之二是受不得委屈。

隔壁邻居曾喂养过一条小狗。那只狗也爱在自家窗台上叫;有时是朝我们家的方向叫。有时,忽听丫丫站在窗台上不停地大声吼叫,便厉声喝斥道:“丫丫,你在叫啥?不许叫!”丫丫回过头来望着你,竟眼露凶光。“汪汪!汪汪汪......”叫得更大声了。并跑过来刨拉你,或是不住的把头往窗台方向甩——其意思是:你们过来看嘛,不是我先叫的,是邻居家的那只小狗先朝我们家叫的。你们该先让它闭嘴才对!

于是,我们就隔窗对那只小狗说,不准叫!再叫就要挨打哈!——当然,那只小狗仍在叫。但丫丫却不叫了。“它不乖,还是我们丫丫乖。丫丫不叫哈。”这样,丫丫才会“善罢甘休”。

丫丫常常很简洁的表达她的要求。比如说“丫丫,你想吃啥?”

她走到放有狗干粮的地方,小脑袋往上伸,又回头看着我们。

“是不是要吃干粮哦?”我明知故问。她轻声哼哼——是的哈。

有一次,我们做好了饭菜并端上了桌。由于天气较热,打算待会儿再吃。

丫丫已迫不急待地跳上了为她准备的凳子,伸长脖子嗅着阵阵美味。

我们没有搭理她。仍在各自忙各自的。

“汪汪!”突然,丫丫对着我们叫了起来。

“丫丫,咋哪?”

“汪汪!......”一阵不满的声音。看看我们,又甩头看看饭桌。

很明显的表达:咋还不吃哦?我都等不及了。你们还不来!快点!于是,我们便很快的汇集到饭桌面前。

“来了来了。让你久等了哈!”丫丫看我们“召之即来”,欢喜得直摇尾巴。

花生,是丫丫的美食之一。装满花生的篮子就放在离客厅沙发的远处。开始,已给她吃了两颗(自己动爪剥)。那时我正在看电视。丫丫的举动都在我的视野(眼之余光哈)之内。之前她是呆在摇椅下的。我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稍后,见她慢慢的朝装花生的篮子走去。走到中途,她忽地回过头来,(我赶紧把眼光从她身上移开)是在看我是否注意到她。见我没注意到她,便快速走到篮子跟前,口含一粒,回到摇椅下安然地吃起来。

其实,她朝篮子走的时候我已猜到了她要干啥;而她走到中途时的忽然回头,是在看我是否注意到了,以及是否会喝斥她。而有时,我会在她中途回头看时故意也看着她。这时,她却不再往前走了,很注意的看我的脸色。如果我的脸色不好,并低声说;“丫丫,你要干啥?”她就会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慢腾腾的走向另一边(终止“偷”的不端行为)。假如我一笑,并冲她点点头,她就会快步如飞,含上一颗,非常放心的吃起来。

“嗨,丫丫,你咋偷花生吃啦?”她的“娘”知道后,问道。

“不要说‘偷’嘛。有伤人家的自尊。是不是,丫丫?”我说。

丫丫闷声不响。显然,她明白“偷”花生的行为是不对的——要不,为啥中途还要回头看我们是否发现她的不轨呢。

丫丫很粘人。尤其是在晚上。

尽管她很讨人喜欢,但有两条“底线”是不能突破的。一是上床,二是在室内随地“方便”(此前已有叙述)。但她又很想晚上也能跟我们在一起。有好几次,丫丫趁我们一不注意,飞也似的跑进卧室——

“丫丫,出来!”厉声喝道。

不见动静。

“丫丫,乖哈!你出来,有好吃的哈!”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也不见动静。

原来,丫丫已躲在床底下——且是在床底中央。她心想,我就在中间,你们是抓不住我的。果然,那么宽的床,伸手是够不着她的。要么,妥协了吧,就让她睡在那里好了;要么,找根衣竿,挥竿将其赶出。

这样的场景,在冬天是常发生的。不过,妥协的时候居多。

前文说到丫丫的文明“方便”,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

一天,朋友带着小狗狗来家。丫丫也跟那条小狗一起玩。不多久,小狗在客厅撒了泡尿。在一傍的丫丫简直感到十分惊奇和不解——嗨!你咋敢在这里拉尿?真是狗胆包天哪!更让她惊奇并永远也想不通的是:小狗居然没有挨打!这在她抬起头望着我们的眼神中就已明显感知。——为啥我拉尿就要挨打?她却没有?为啥?

哦哦,这个问题要她自己想通,或是给她解释清楚,是不可能的——已超出了她的思维范围。

女儿收拾行李,丫丫在一傍跟前随后的——她明白家里有人要“上街”了。她想努力表现好点,让小主人也带她“上街”去。

“丫丫,你是不是也想走啊?”她抬头,很关注地看着,听着。

“你不能去。要走好远好远。”我对她说。

丫丫依旧听得很专心。“警察不准你坐车,要把你关起来。”

她听得似懂非懂。

“这样,把你先装进去。好不好?丫丫,来,进来。”

我指了指箱包。她果然就非常敏捷的跳了进去——坐在那里倒也显得很自在。就如真的会出远门行游天下一般。

“出来啦!”隔了一会儿,见丫丫还没有出来的意思。我说。“行了行了。你以为真的会让你走?”结果,她不是自己走出来而是被我抱了出来。

或许,丫丫弄不明白——你们咋不讲诚信呢?我坐进箱包里,警察不会发现我的,这样我就能坐车了。

骗狗。哼!

【原创】丫丫的故事(纪实 八、九、十) - 嘉州江水 - 嘉州江水的日志

( 跟丫丫说话,它听得很专心,生怕有遗漏 。)

                                                        

九、略懂医术

 

丫丫因吞鸡骨而自小就伤了肠胃,受凉了或是吃得过多,她就表现得烦躁不安,闹不舒服。

一天, 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触我的手。睁眼一看,是丫丫。

“丫丫,干啥?”那时天色已明。我迷糊着问。

“唔唔......”丫丫急切地叫着,并朝门口处甩头。——我明白了,她是要想出门。

我赶紧起床出了卧室,丫丫已飞快的跑到大门处,嘴里叫着,似在喊我快点开门!

开了门,她一阵风也似的跑下了楼。

在小区的花台边或是树下面,到了夏天,就有一种状如柳叶的青草蔓长开来,一片嫩绿。不知丫丫是如何知道这种草能治肠胃不适的?是无师自通?还是她的一种本能?我们发现,只要是她的肠胃出了问题,她就来找这种青青草;嚼烂吞下,随后找一草丛,呕出肠胃之物。她会视其病情,有时吃一次,有时一天得吃三、四次。如果是冬天无草的话,有了病就只有喂霍香正气液了。

这也算是丫丫略懂医术了吧。——还是中医呢。

以后,丫丫不吃东西并闹着出门,肯定是去找药吃;若是遇上下雨,我就去摘一把青草回来,放在卫生间让她自己吃。

凡是药,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是“敬而远之”的。对那个霍香正气液,丫丫从小就已经领教过了,可谓是“深恶痛绝”;甚至,只要我们对她拿起霍香正气液的小瓶,啥话也不说,她就会立即跑到沙发的角落里躲藏起来。一次,家里来了客人。丫丫一点也不懂礼节,当着客人就叫了起来;并不听我们的喝斥,客人落座后,仍一个劲的叫。

我找来一支霍香正气液。“丫丫,你看着是啥?”我对她扬了扬。丫丫看了,立即埋下脑袋,赶快走开,转身就躲在沙发背后,爬在地下,大气也不敢出。

“哦哦,你们丫丫怕吃药哈。”客人笑了起来。

除了怕吃药,丫丫十分不情愿的事,就是洗澡。

“丫丫,来,洗澡啦。”——这是一句她最不爱听的话。

“快点来哈!”

不洗是过不了关的。这点她十分明白。

只是,她把尾巴垂了下来,走得极慢,几乎迈不开步子——看那神态,就如上刑场一般。

而一旦洗了,电吹风把毛吹干了,她就显得很精神很舒服。

 

十、胆子小,脾气大

 

丫丫属于胆子而脾气大的一类;有点欺软怕硬——比如前面提到的她和大母鸡的相遇,开始是如何雄纠纠气昂昂的,最终却以她的溃逃而结束。

大概,狗狗也和人一样,有自尊之心。

我家隔壁的一楼人家,平时是不见有狗的。一天,楼下却传来小狗的叫声,还有小孩的嘻笑声;之间,还听见小孩在“丫丫,丫丫”叫——分明是那小狗的名字。

丫丫不知是听见有狗狗叫,还是误听成楼下的小朋友在唤她,也一路叫着奔向靠外窗的一端。“丫丫,回来!那是别人家的狗狗!”

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汪汪!......!”仍在叫。

然后又朝外跑去。

两只小狗的叫声此起彼伏,隔楼呼应。叫得久了,有点烦人。

“丫丫!不许叫!”她的“娘”喝道。

“汪汪!汪汪汪!”丫丫虽然进来了,但似有不服,叫声不断。

“你再叫,你想挨打哇?”

“汪汪!汪汪!”丫丫目瞪她“娘”,眼露凶光。

“哼!你还敢对嘴!我把棍子拿来!”——所谓“棍子”,其实就一蝇拍而已。

丫丫不但在叫,而且还提高了音量。这在以往是少见的。叫声中似乎含有一些冤屈。

我在旁边替丫丫说道:“是楼下的小狗先叫嘛,还有那些小朋友在喊‘丫丫’;所以丫丫才叫的。是他们先惹起的。你咋能怪丫丫呢?”

丫丫看了我一眼,又扭过头取望着她“娘”——却不再叫了。

“哦,是这样的哈。是那只小狗不乖,是小朋友不乖。不打丫丫啦。”她“娘”也趁机下台。

——就是嘛。你咋能怪我呢?丫丫心想。慢慢的走到她“娘”跟前,爬在地上,不吭声。

此后,我们知道,丫丫不能受委曲。如果是她的错,她会自知理亏,是不敢如此放肆的。而她如果觉得“真理”在她一边,就会力争。

夏季雷雨较多。只要是遇上打雷下雨,我们就会让丫丫到卧室睡。这已习惯成自然。

“丫丫,今晚没下雨,没打雷,你就在外面睡哈。”

喉咙里发出“哼哼”声;并往卧室方向跑了几步。“就在外面睡嘛。”我们仍在逗她。

丫丫忍无可忍,终于“汪汪汪”的大声叫了起来。——明明是在打雷在下雨,你们咋说话不算数呢?不行,今天我非去卧室睡不可!接着,又是一阵叫声。

“哦,是在打雷是在下雨嘛。”我们其实明知;“好了好了。就去睡嘛。”话音未落,只见一条白影一闪,就没了踪影。

丫丫有个坏习惯。就是出门见了过道上的人爱叫。有的人是不喜欢听狗狗叫的;而我们也担心丫丫的吼叫会吓着了正在楼道里的老年人及小孩。

“给你说,丫丫,你不要在楼梯处叫哈!叫的话就要挨打。”我们每次出门,要特别告诫她。

但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次出门,刚好一个老太太走到楼梯口,扶着梯栏息息。丫丫快步跨门而出,一路飞快的欢声叫着跑下楼。“丫丫!给你说不要叫!不要叫!你就是不听,不带你上街了!”

丫丫顿时不言语了。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当然,更不敢吱声。“我咋不长记性呢?真是!”她心里想到。

仍是给她一顿训斥。

之后嘛,当然还是上街啦——丫丫依旧坐在车上,依旧一副得意的、好了伤疤忘了痛的样子。

 

 十、结尾

 

一晃,丫丫已是“狗到中年”;跟我们一样,过的是平静而稳定的日子。对于一个很粘人的、胆子又小的她来说,最感幸福和快乐的,不是每顿碗里都堆满了大肉,而是整天家里都有人在;从小就不受皮肉之苦;寒冬之夜能进主人卧室睡觉;几乎天天都要上街等等属于精神范畴的东西。

既养之,则善待之。——能给你带来快乐的小猫小狗小鸟,何不也让其快乐一生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